谢蓁又有什么啊?

为什么她已经这么努力了,却还是轻易的被人抛开呢?

时间仿佛都死去了,许韶光在他冰冷锋利的目光里,心痛得无法呼吸,目光一寸寸的老去。

“南宫胤我会向你证明,只有我才配站在你身边。我能给你的,绝不是谢蓁能给的。谢蓁才是不配的那个人。”

许韶光模糊的泪眼陡然就清晰了,她又变成了那个冷静睿智的许韶光,她眼中有着信念,仿佛那是她最远大的目标。

南宫胤置若罔闻,根本就没理她。

他的沉默,在她看来更是讽刺她最深的东西。

她曾经对自己很有自信,以为她对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掌控的,什么东西都逃不出她的计划,包括和南宫胤决裂,一步一步的在许家壮大自己的势力,让祖父高看自己,从而得到今天的地位。

每一步,都在按照她的计划走。

唯独,南宫胤出了最大的偏差,他对谢蓁动心了。

这是最大的错误。

怎么可能呢?

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,她为他做了这么多,为他隐忍至此,不是为了看着他离自己而去的,更不是为了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双宿双栖的。

谢蓁……

她不想那么小心眼的,但她真的太妒忌了,妒忌谢蓁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他身边,妒忌谢蓁可以为他所做的一切。

如果她可以,她一定会比谢蓁做得更好,更多。

所以,谢蓁是不能和她相提并论的。

南宫胤不说话。

许韶光提着裙摆走近他,她的衣摆在地上划出阴暗的影子,和他的身影交错在一起,仿佛是交叠在一起的。

她低眸,浅浅地笑了,眉宇之间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。

“等这一切了了,我们还可以回到以前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南宫胤的情绪很平静,连一丝嘲讽都没有了。

他漠然道:“以前?”

“本王怎么不记得和许小姐有什么以前?”

许韶光依旧在笑,脸颊还有浅浅的梨涡。

“你不承认不要紧,你拒绝我也不要紧,因为,我相信总有一天属于我的一切,都会回到我身边的。”

你只是不知道,我为你牺牲了什么,为你做了什么。

等你知道一切知道,你还能这么残忍的拒绝我么?

认识这么多年,她很了解他是什么人,看似无情,实则最有情有义的人就是他。

南宫胤不说话。

许韶光在这里站了一会,又转过身离去了。

她回到了清凉台里。

清凉台内已经是灯火辉煌一片。

此处觥筹交错,歌舞升平。

谢蓁一个人坐一个位置,因为南宫胤在外受罚。

她进来了,文帝倒也没说别的什么,只是看着她说:“七王妃你和谢侧妃同样出自谢家,宫中没有女太医,你是大夫,精通医术,朕想赐谢侧妃一个**。”

谢无双狂喜。

终于逮着机会收拾谢蓁了。

看来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,果然是个金疙瘩,连皇帝都这么重视。

谢蓁已经听许皇后说过了,所以也并没有太大的惊讶。

她定然是不能答应的,所以当即出列。

“回禀父皇,儿媳医术不敢比拟太医,更不敢在太医面前班门弄斧。”

这是要推辞了。

文帝眼神微变,“你不必如此妄自菲薄,你的医术朕虽然没见过,但太后都称赞,你连寒世子的风疾都有办法,谢侧妃不过是要你保胎而已,你一定能做得到的。”

谢蓁咬牙,这惨了。

看来文帝没打算让她拒绝,就是要她给谢无双保胎。

“你也不用有太大的压力,谢侧妃肚子里的孩子是朕的第一个皇孙,未来不可限量!朕还会多派几个太医院的太医一同前去太子府,你和他们一起给谢侧妃保胎。”文帝又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