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这么想通了,却已经晚了,南宫胤去书房了。

他的步伐轻快,竟有几分悠闲肆意。

到了书房里,他拉出椅子坐下,拍拍手。

燕一从暗处闪身出来。

“去给谢家找点麻烦。”南宫胤阴沉道。

“谢家惹到王爷了吗?”燕一多嘴。

南宫胤不咸不淡地道,“你今天话很多。”

燕一连忙低头,“王爷要怎么给谢家惹点事?”

“这种事情还要本王教你们?”南宫胤反驳道,“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燕一有苦难言,这谢家也不是今非昔比了啊,至少文帝的态度在那里,谢家是保皇派。

王爷犯得着和谢家对上吗?

“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“下去吧。”南宫胤挥手。

他就是想给谢家一点教训,谢蓁是他的人,不是谢家人想欺负就能欺负的。

虽然那个女人也不会被人欺负了去,但他还是想为她出头。

“王爷您真的要搬回主屋去吗?”燕一走到门口,又忍不住回头。

这倒是把南宫胤问住了。

搬回去?

他真的要搬回去了吗?

“你有意见?”南宫胤很不舒服。

燕一赶紧道:“属下不敢有意见。”

“属下这就去让管家来办?”

“先不急。”南宫胤摆手。

他也开始犹豫了,是不是真的要搬回去了,谢蓁介意还是不介意?

要是介意就不会主动说了。

但他刚才已经答应了要搬回去,要是晚上没搬回去,谢蓁会不会多想?

南宫胤第一次很懊恼自己嘴快,早知道就不要着急了,现在骑虎难下了。

在南宫胤犹豫的时候,燕一已经退下了。

然而,他走后,南宫胤就陷入了更漫长的煎熬里。

第一次,他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,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,时间就已经到了晚上了。

谢蓁这边也是忐忑不安啊,这本来就是南宫胤的地盘,她恨自己多嘴,但他要回来她也拦不住啊。

他说晚搬回来住,现在也没动静,要准备他的晚饭吗?

谢蓁也很苦,既期盼着什么,又格外的紧张,又怕那一切变成真的。

很快夜幕已至。

谢蓁担心南宫胤等会在吃饭的时候来了,她多让厨房做了两个菜。

等啊等啊。

南宫胤一直没见来。

她也不好意思让谢蓁去问,于是一个人就对着一大桌子的饭菜忧思不已。

素心一向是大大咧咧的,连素心都看出谢蓁的纠结了。

“王妃,您怎么不用膳?在等人啊?”

“我没有等南宫胤……”谢蓁不打自招。

素心偷笑,“奴婢没说王妃在等王爷啊。”

“你这个丫头!”谢蓁脸红了。

她始终忘不掉马车里那一幕,在很窘迫的时候遇见了他。

“王妃,要不要奴婢去问问王爷?”素心试探。

谢蓁连忙摇头,“不要,你别去问。”

问了,好似她多么主动似的,仿佛很希望他过来。

那就是有理说不清了。

但扪心自问,她是真的不介意他搬回来吗?

她没有忘记前几天在庄子里的时候,她早上在他的怀里醒来,像是八爪鱼一样缠着他。

其实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