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还有事?”南宫胤的口气很冷淡。

谢蓁眉头一蹙,很明显的发现他是在生气了。

可她这个时候又不能解释些什么,这里人多眼杂,而且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她的确是不想带他一起回来的,她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担心他身份贵重,他回来了,府里的小丫头些会玩不开。

再一个,便是他的脸,虽说她不在乎,但是她怕他要承受这些人异样的目光,她也不希望有这样的机会。

她完全就是出于这两层原因,但是看他这个样子,似乎就是生气了。

“王爷,你能不能等我一会?我还有点事。”谢蓁不讨厌谢清秋,虽说三夫人让她厌恶,但是作为医生,南宫胤可以让东方镜见死不救。

但是她不行,这和她的信念相悖。

她先治了谢清秋再慢慢的和他解释。

南宫胤不动声色的抽出衣袖,“随便你。”

他丢下这三个字,自己一个人先走了。

他的确是在生气。

他生气,也确实是因为谢蓁。

将军府的人邀请了他,谢蓁故意不带他。

她是嫌弃他?

还是她有别的心思?

但是他很清楚,不管是哪一种,这个时候他都很不高兴,不悦之极!

她是没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吗?还真的就跑了回去了。

南宫胤气得不轻,但也无计可施。

东方镜没走,看着又跑回去的谢蓁,他冷笑。

谢蓁这就是妇人之仁,对于一个处处为难自己的敌人,她竟然还要救敌人的命。

不过。

东方镜在她身上看到的这种大无畏的精神,很像是他们家族的那些老头子。

那些老头子就是以德报怨,把救人当作是自己的责任和使命。

他们的眼里只有救人这一件事情,从来就没有不该救的人。

他就是被那一群老头子闹得心烦了,这才离开了凤凰城。

若是大夫分不清好人坏人,便一味的救人,那就是愚蠢。

院子里,谢清秋的情况愈发的危机,三夫人满脸的是血的求东方镜:“先生,求求您救救我女儿,我当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。”

三夫人一边说,口腔里一边流血,发髻凌乱,脸颊红肿,是那么的狼狈。

东方镜居高临下的望着她,“王爷都下了命令让我不许救人,三夫人以为你有多大的面子?值得我违背王爷的命令?”

“救星就在这里,你不求她,你来求我?我不过是一介草民,我哪里敢和王爷做对。”

东方镜说完了酸话,就也不开口了。

他没走,是想看看谢蓁打算怎么救谢清秋。

在中医典籍里,哮喘症状一旦发作,只能依靠针灸来缓解哮喘。

谢蓁手里就拿了一个奇怪的东西,那也不像是针包。

她那是什么东西?

谢蓁已经来到谢清秋身边,不顾三夫人的阻拦,把已经装置好了药物的喷雾剂拿出来。

谢蓁扶着她,一手打开了喷雾剂的开关。

“张开嘴,包住,使劲吸气,吸得越深越好。”

谢清秋看到这个喷雾剂也没多问,这时候已经昏昏沉沉的了,她听了谢蓁的话就照做。

谢蓁又缓了一下,看谢清秋的脸色不那么难看,她拿出了喷雾剂。

“先不要张嘴。。”

谢蓁有条不紊的道,“来个人给她倒杯水漱口。”

有人去倒来了水。

周围的人这个时候已经看傻了眼了,谢清秋的呼吸慢慢的恢复平稳,脸色也没有发紫。

这含在嘴里的是个什么东西?怎么效果那么快?

不仅谢清秋不知道,周围的人也不知道。

“这个东西你拿着,以后再发作了,你就按照我刚才的方法办,可以有效的缓解你的哮喘。”谢蓁把喷雾剂塞到谢清秋手里。

“大姐,谢谢你。”谢清秋的声音苦涩。

谢蓁点头致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