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胤感受到了谢蓁的变化,目光不动声色的在他们之间来来回回的打量。

她这是怎么了?

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神色?难道是认识老六?

南宫诀是认识谢蓁的,所以他故意看向谢蓁,还动作轻佻的吹了一个口哨。

这个动作,太过轻浮,不免让人不喜。

随着南宫诀的到来,众人面色各异,要说反应最大的,那就是谢蓁。

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她在小巷子里救的那个人就是一双这样的绿眼睛。

但她心里也捉摸不准,万一还有其他人是这样的眼睛呢?

也有可能是她自己吓自己,是她想多了。

太子面色微沉,目光扫过南宫诀,“这京城里不知道是刮的是什么风,居然把六哥你吹回来了。”

南宫诀收回落在谢蓁身上的目光,看向太子。

他眉眼里透着桀骜之色,一手霸气的插着腰带,“太子这一句六哥,本王可不敢当。”

“这里坐着的,这一位才是你的亲哥哥,本王不敢和太子攀关系。”

南宫诀轻嘲道:“毕竟,本王活得好好的,本王可没有又丑又瘸。”

刚才太子是在打脸南宫胤,现在南宫诀就是来挑衅南宫胤的。

南宫诀还敢重复太子的话。

谢蓁都为南宫胤生气,可南宫胤还是很平静,甚至还能握紧她的手,让她不要轻举妄动。

谢蓁快被气死了。

不过,她心里也有一个问题。

南宫诀,究竟是不是小巷子里的那个男人?

如果是,那么他现在说的这些话,真的让她觉得恶心,她不该救这么一个人。

芯片就算要惩罚她,她都不该救他。

救了他,不是让他来羞辱南宫胤的。

“呵。”太子冷笑一声,就看着他们狗咬狗。

他乐得看戏呢。

“推本王走吧。”南宫胤并不打算说什么,那不是就中计了?

他太清楚南宫诀这个人,没必要和他纠缠。

以后,来日方长。

谢蓁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,南宫诀这么羞辱人,南宫胤居然就这么走了?连一点反应都没有?

她真的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

谢蓁半天没动。

南宫胤正要出声催促,南宫诀走到他们面前,拦去了他们的去路。

“七弟,你是觉得本王说得不对吗?你这么急着走?”

南宫诀明知故问。

“莫不是本王这个做哥哥的在何处得罪你了?让你不愿和本王说几句话?那,如果真的有这回事的话,本王在此向你道歉可好,还希望七弟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本王这个人素来心直口快,即便是说了什么,也希望七弟不要计较。”

南宫胤黑眸里风波骤起,不咸不淡地说:“本王还有要事,就不在此处和六哥多言了。”

“至于六哥说是否得罪本王了,六哥你还需要问?六哥莫不是贵人多忘事?你自己做了什么,你心里没点数吗?”南宫胤淡淡地道。

南宫胤说的是花灯会的刺杀一事,谢蓁和他们不知道。

但是南宫诀这个射箭的当事人,他心里清楚无比。

南宫诀心里明白,面上揣着糊涂。

“七弟,你这么说是不是真的误会本王了?本王真的想不起来,何处得罪过你了啊。”

“本王昨日才回京呢,七弟你要是觉得本王这个做哥哥有什么做得不好的,你便说出来,我们兄弟也好握手言和。”

南宫诀不吃他这一套,反将一军。

南宫胤是吃定了这个哑巴亏。

敢去告状吗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