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胤的眼神太专注,谢蓁哪怕背对着他,她也感觉到了什么。

谢蓁推开了窗户,回过头就恰好看到他。

她撞入了他的瞳孔里,呼吸微微一窒。

似乎觉得这样的他有千言万语要诉说,那万般复杂的情绪在他的黑眸翻涌着,在长久之后,最终凝结成了沉寂。

谢蓁不明所以,“你怎么这么看着我?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南宫胤分明是有什么话想说的,可他最终只是扬起苍白的嘴角,对她笑了笑。

“没事。”

他给了她最安心的回复。

只是,到底有没有事,他心里才明白。

“一个晚上没睡觉,你应该也累了。”他道,“你先回房间去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谢蓁本想说自己留下来陪着他。

但她觉得,她现在还不够冷静,她必须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,好好的想一下。

人在冲动的时候,所做出的决定是不理智的。

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他的相救,她要一个人静一静。

“让清风把东方镜找来,本王有事找他。”南宫胤低声道。

“我这就去。”谢蓁不敢怠慢他。

谢蓁急急忙忙的出去找清风传话,她也没再回去见南宫胤,而是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也不算是自己的院子,她所住的云霄院可是南宫胤的。

她占了他的地方,却把他赶到了书房去。

所以他现在都在书房养伤。

谢蓁回去,素心恰好端着可口的清粥小菜回来。

“王妃,您一晚上都没吃东西了,先吃点东西,好好的睡一觉。”

素心关切地道。

谢蓁麻木的坐在椅子上,看着忙前忙后的素心。

她突然道:“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“王妃有什么问题?”

谢蓁想了想,然后小心翼翼的道:“素心,你告诉我。”

“一个男人为了救女人受伤,这代表什么?”

素心头也不抬的道:“还能代表什么啊?这当然是喜欢她了。”

这次谢蓁傻了。

喜欢?

南宫胤为她挡箭,是喜欢她?

还不等她消化这个消息,素心又补充道:“就算不喜欢,那这个女人对男人也一定是不一样。”

谢蓁心里更乱了。

这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啊,为什么一团糟啊。

如果南宫胤为她挡箭,是真的喜欢她,可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说?

她觉得,可能是她想多了,他救她说不定是觉得她会医术,她对他的毒有办法呢?

谢蓁仿佛陷入了牛角尖里,怎么都钻不出来。

其实,就算心思敏锐的她觉察了什么,但因为那个人是南宫胤。

所以她一次次的否定,她不敢相信。

她自嘲的道:“素心,你是在说笑了。”

她这样的人,又有什么情趣可言?南宫胤就算要喜欢,也不会喜欢她这么普通的女人吧。

是的。

她就是觉得普通,普通到丢到人群里,都不会有任何的闪光点。

至少,许韶光是那么的耀眼,让人暗淡无光。

她觉得素心在扯犊子。

素心怼了她,“奇怪,王妃你这话让奴婢觉得,你说的那个人是你自己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