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胤略有愕然的看着南宫薄。

南宫薄一向深居简出,是不会过问这些事的。

可这话一说出来,才让南宫胤如梦初醒。

南宫薄只是不管而已,并不是不知道。

南宫薄心中什么都知道。

“七哥,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是觉得我说得不对么?”南宫薄淡然一笑,又放下一枚黑子,举手投足间都是云淡风轻。

南宫胤也跟着下了白子,“你说得很对。”

“天家是没有血缘亲情的,有的只是阴谋算计,生死厮杀。”

南宫薄眸光闪了一下,手正要从棋盒里拿棋子,他的动作顿了顿。

“所谓的权利,真的可以蒙蔽一个人的本心么?”

“为了权利,连骨肉亲情都可以不顾了么?”

“这你不该问本王。”南宫胤把问题抛回去。

南宫薄陡然笑道:“七哥,这个问题就真的要问你。”

“七哥你心中不会觉得不平么?不管是端王,还是六王……即便你做得比他们还要出色,皇伯父依旧视你为心头大患。”

南宫胤眼中毫无温度,“他不仅是我的父皇,还是天子,你知道何为天子么?”

“他是九五至尊,掌握生杀大权,心中即便有不平也要平,雷霆雨露皆是君恩。”

南宫薄沉着回应:“七哥,真的很可惜……”

“可惜什么?”他道。

南宫薄道:“东海国的公主过几天就要抵达边关了,她来京城是和亲的,在众多王爷里挑选夫君的。”

“皇伯父已经下了旨意,凡是没有婚配的皇孙公子,都在公主的挑选人之中。”

“所以呢?”南宫胤并没有太大的反应,柳少卿早就把消息传了过来。

他早就知道了。

而且,他对什么公主没有兴趣。

南宫薄又道:“七哥你一定想不到,六王爷也在这个人选之列,他回来了。”

南宫诀。

杜贵妃的儿子。

杜贵妃跳城楼寻死,连累当年还是孩童的南宫诀被驱逐出京城,众人都以为文帝遗忘了那个罪人之子。

却不料,这一次公主和亲,竟也把那位不受待见的王爷召回来了。

南宫胤低眸,手指尖颤了一下,拿着一颗白子落在棋盘上。

“回来便回来了吧。”

南宫薄道:“七哥倒是镇定。”

“本王无甚可心急的,有比本王更心急的人。”

“他的母妃虽然获罪,但他究竟是皇子,父皇没有把他贬为庶民,公主和亲他自然也在其中。”

南宫胤心平气和的说。

“七哥这份心性,无人能敌。”南宫薄无奈的道。

南宫胤勾唇,“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。”

“该你落子了。”他催促道。

南宫薄忍不住开口:“七哥,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么?”

“无什么可担心的。”南宫胤他沉着应对局势。

“棋还在继续下,棋局才刚开始展开,谁知道这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?”

南宫胤话里有话,“下棋的要诀就在于一定要静心,不到最后一刻,绝不放弃,更不能轻易被外界所干扰,一子错,满盘皆输。”

他在以棋说人,同样也是在告诉南宫薄他的想法。

如今的左贵妃冠宠后宫,可在他的小时候,后宫之中最受宠的人是杜贵妃,杜贵妃才是真正的温柔贤淑。

他父皇独宠杜贵妃,若不是许家势大,只怕会废了他母后,立杜贵妃为后。

谁会最容不下南宫诀呢?

左贵妃,他的母后,就看谁先沉不住气了。

他没必要,先脏了自己的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