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身为一个医生,见过很多自暴自弃的病人,真的不在乎他的态度。

她勉力支撑着身子,神色虚弱,“我说了我要治你。”

“你救我几次,我也不是狼心狗肺的人,我现在就还你的恩情。”

谢蓁并不知道他在隐忍什么,又在逃避什么,如果知道他是因为蛊虫的原因,她一定避之不及。

话音一落。

下一秒,南宫胤冷笑了一声,他倏然逼身而近,他如一阵风吹过来。

男人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臂,用力一推。

她顿时撞上了身后的墙壁。

她痛得脸都扭曲。

紧接着,南宫胤已经桎梏住她的腰,他低下头,漆黑的眼睛里有火光跃动。

他危险地勾唇,一手挑起她尖尖的下巴。

“你救我?你以为你真的是观音菩萨吗?”

“好啊,你要救我……那你知道怎么样才能救我么?”

“放……手。”她挣扎。

说话就说话,动什么手?

南宫胤此刻捏着她下巴的手指滚烫如火,他笑声阵阵。

“你不是要救我吗?”

“谢蓁,做我的女人。”

他拉长了声音,故意这么说。

她的眼睛里有一丝惊恐。

做他的女人?

她看他是病糊涂了!

她神色一敛,藏在背后的手已经悄悄准备好了针管。

“做你的女人?”

她试图让他放松警惕,“做你的女人有什么好处?”

南宫胤一怔,赤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,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。

“你想背叛南宫胤?”

他心中,陡然就又生出一股无名的怒火。

背叛。

谢蓁竟要背叛他。

谢蓁可没功夫搭理他,动作快准狠的把针管扎入了他的身体里!

“你以为我想救你?要不是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!”

南宫胤的身体一痛,他顿时就明白自己是中计了。

这次,她又给他打的是什么东西?

他记起了冷泉那一次,现在真的是想要再一次的掐死这个女人。

但他现在自身难保,怎么可能对付她?

谢蓁吃力道:“我要是你就不会轻举妄动,这针管注入了药,对你的身体没什么伤害。”

“它只是镇定剂,让你安静下来而已。”

她还说错了,镇定剂会让他昏睡两个小时。

幸好现在是夜晚,太后给她分配的宫女都被她赶下去了。

要不然,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男人的存在。

说不定,他会被当成奸夫?她还会被拉出去沉塘?

啧啧。

那她可就太惨了。

“下次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……我不会放过你。”他感受到了身体的无力,就连声音也弱了下去。

这样的他可没一点的攻击力。

谢蓁才不怕他,“下次?你可别忘记了,是谁求谁!”

“你在这里好好蹲着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谢蓁道。

“给我解药,我必须要离开这里。”他不确定她说的什么镇定剂,是否能够压制他的蛊虫。

最好的办法,就是离开皇宫。

谢蓁根本就不理他,扶着墙壁,挪动步伐回到床榻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