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后依旧是余怒未消,颤声说:“哀家是喜欢那个女娃娃,但是……对哀家来说,你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太后一想到现在这么多人要对付南宫胤,就心痛到不行了。

她身为太后,却无法保护自己的孙子。

南宫薄是一个,南宫胤又是一个。

什么时候,皇家才能停止这种残酷的斗争?

“你现在立刻去上清殿,去你皇祖父那里。”

南宫胤依旧跪在地上,面具取下来了,露出来的是那一张丰神俊朗的面庞,眼尾的朱砂泪痣是那么的鲜红。

他直视太后,“孙儿自会有办法脱身。”

“你脱身?你能有什么办法?你以为哀家是好糊弄的老太太吗?你的处境,哀家比你更清楚。”

太后戳破了他心里所有的伪装。

“皇祖母,孙儿知道您睿智,自然不是一般的老太太。”南宫胤自己从地上起来,带着笑容走向高座上。

他来到太后的身边,伸手给太后捏肩膀。

“皇祖母,您就不要生气了,小心气坏了身体。”

太后生气的道:“你也知道哀家会气坏身体?哀家看到你出现在宫里,魂都快要吓飞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南宫胤低眸,手上继续给她捏肩膀。

“既然孙儿敢留下来,那必定就有万全之策。”

太后很是无奈,“好好,哀家现在是管不了你了。”

“谢蓁哀家会护着她,你现在立刻离开这里,哀家会想办法糊弄过去。”

当务之急,是要给南宫胤这个神秘人一个新的身份。

否则,闹到皇帝和皇后面前去了,一切就又是另外一番模样了。

“皇祖母……”

“好了,你知道哀家心疼你,你就把你这条命给哀家好好的留着。”

太后浑浊的眼睛里,绽放出冷光,“哀家还等着看你站起来。”

“孙儿告退。”

南宫胤得了太后的承诺,便不在这里多逗留。

他又戴上面具,一身黑衣,悄然隐去。

谢蓁的情况危急,既说是十一公主叫她去藏书阁的,那么太后也对外这样说,只是恰好救了在藏书阁看书的南宫薄。

对于南宫薄以十一的名义约见谢蓁的原因,太后暂且不问。

她也是有着慈悲心肠的人,更何况,谢蓁可是她老友的嫡孙女,是断断不能在宫里出什么事的。

太后让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来了长乐殿,立刻救治谢蓁。

很快,谢蓁在藏书阁舍命救南宫薄这事传开了,帝后携手而来,一瞬间,宫里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长乐殿。

文帝心思缜密,在来之前已经让人去调查了。

谢蓁不是在椒房殿么?怎么会这么巧合的和南宫薄出现在了藏书阁?

书架倒下来砸伤了谢蓁,他很遗憾,为何南宫薄总是如此的好运呢?

怎么……总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过一劫呢?

若是谢蓁没有救南宫薄。

那么,那样的结果也是很合他的心意的。

太后亲自坐镇长乐殿,连帝后都被她拒之门外。

所有人,都不见。

现在最要紧的是为谢蓁救治,而且,她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心性。

终归,还是敏感多疑的。

自古以来,帝王都是如此。

帝后被太后的人拦在了门外,这让文帝内心恼怒不已,可他早在当太子的时候就学会了忍,面上依旧是无甚情绪。

“既然是母后的意思,那朕改日再来。”

文帝阴沉的拂袖而去。

连文帝都回去了,许皇后更不可能进去,也只能退出去了。

长乐殿里,太后沉着一张脸,坐在谢蓁的床榻边。

现在只剩下一位太医在诊治。

“太后,七王妃虽说受伤严重,但是好在没有伤及内脏,只是严重的外伤,只需要好好静养便是,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老太医沉着地道。

太后明显松了一口气,说:“她流了这么多血,当真没事?”

“太后且放宽心。”

得到太医肯定的答复,太后也就放心了,摆手道:“快给她清理伤口,为她止痛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