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中倏然就陷入一片良久的沉默里。

南宫胤扣紧着她手腕的力道是很轻柔的,不像以前那么的霸道。

但即便是这样很放松的力道,依旧让谢蓁心脏砰砰直跳,给她一种他可以掌握一切的错觉。

“你突然这个样子,我还挺不习惯的。”谢蓁找回理智,忍不住笑了几声。

南宫胤的眉头舒展开,眉梢眼角浸出了轻柔的笑意。

“你别这么看着我……”

谢蓁挣脱他的手,心虚似的捂住双眼。

不得了。

她还是习惯冷酷无情的他,突然变得这么温和,她浑身都不自在。

尤其是啊,那一颗心跳得更快了。

“不能看你?”他勾唇反问。

她道:“也不是不能看,而是……”

“南宫胤啊。”

她神色十分的认真,“你知道吗?你的眼睛一笑起来……”

“三千繁华。”

都不如你。

“很好看。”她给出了最直观的感受。

她只是觉得可惜,有着这么好看的一双眼睛,他的脸却受到了最严重的伤害。

她记得自己穿越过来,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的那一张脸。

遍布伤疤,还有紫红色的痕迹交错在脸上,丑陋而狰狞。

她之前是害怕的,可以是越是和他接触之后,她的心境也变得平和了。

一张脸,不过是皮囊而已。

俗话说得好,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是万里挑一的。

哈。

她这么安慰着自己。

南宫胤嘴角微挑,“你说本王的眼睛好看?”

“你倒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。”

自从他毁容之后,戴上了这一张黑色的恶鬼面具,就再也无人敢直视他。

一是惧他,二是怕他的脸。

在他的脸没治好之前,他自己照镜子看了也会恶心想吐。

真是难为谢蓁了。

她竟然不怕。

“南宫胤,要是我可以解决这一次的疫病,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?”她道。

他自动忽略了她直呼自己名字这件事,接话道:“答应你什么事?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

谢蓁整理了一下情绪,清了清嗓子。

“成日戴着面具不好,你犯不着因为别人而委屈自己。”

“我能不能看看你的脸?”

仔仔细细的研究一下!

她没说出心里话,但是隐约觉得,让南宫胤取下面具给她看脸,那比治好肺痨都还要艰难,简直就是重重险阻啊。

南宫胤道:“你想看我的脸?”

“你就当作是吧。”她不能说自己是为了治他的脸。

到时候治不好,他反而会失望。

她就先骗着他吧。

“你为什么想看我的脸?”他的目光重新落在她的脸上。

他的喉咙有些发紧。

“你不怕被做噩梦?”他调笑。

谢蓁笑容如花,压下了心中的酸楚。

“我是大夫,我什么样的病人没见过?”

“我保证我不会被吓跑,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脸。”

“毕竟,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模样。”

是因为中毒才会毁容,那毒要是解了,脸还能恢复吗?

谢蓁担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治病,而南宫胤却有另外一个担心的问题。

她只要一看到他真实的脸,就会知道阿弃和他就是一个人。

到时候,他要怎么解释?

南宫胤心中有自己的顾虑,也没有顺口就答应下来。

这牵扯到他的一些计划。

谢蓁看他不说话,她有些失望,“好吧。”

“我知道有些强人所难了,你不答应就算——”

了!

南宫胤截断她的话,“本王答应你。”

“啊?”她吃惊。

“治好痨病,全身而退,本王就答应你的条件。”

谢蓁灿然一笑,伸出手掌。

“好!”

“我们来击掌为誓!”

他举起手,手掌拍向了她的手。

“啪”的一声,两人的手掌轻轻的撞击在一起,手掌毫无缝隙的贴在一起,温度在开始蔓延升高。

击掌完了,谢蓁突然弹跳开。

“我这脑袋……”

“我在没有消毒之前,你不能靠近我。”

“现在我会牢记你的话,你等会,我去拿点东西出来。”

谢蓁一股脑的跑回另外一间偏房里,她接收芯片的意念,选择了口罩,消毒水一类的东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