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。”

谢蓁没有为难掌柜的,她自己一个人上了二楼的阁间里。

小厮给她上了茶水,谢蓁推开了阁间的窗户,站在窗边,望着窗外的繁华街道。

她的心沉了沉,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。

“哎。”谢蓁叹息。

曼陀罗花的问题都解决了,为什么她内心这么的沉重呢?

她本来以为,解决好了这个问题,她会开心的。

可是,她现在满脑子居然都是……

晋王妃告诉她的那些事。

许韶光曾是背弃南宫胤的人,他被许韶光舍弃,踩在脚下。

她居然还让他去找许韶光,帮她搞到曼陀罗花。

谢蓁并不知道他们在关山说了什么,可那天看到的他,也有些不对劲。

他该不会是去求他的前女友了?

谢蓁心里就更难受了。

她忍不住连声叹气。

阁楼的门就在此时被人推开,有人从外面走进来。

听到脚步声,她猛的回头。

入眼便是那一张凌厉俊美的面庞,他眼角上挑起着,周身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冷气。

他黑靴落地,长袍扬起,端的便是沉稳大气。

“叹什么气?”那人开口说话,黑色的衣角被身后的穿堂风吹动,宛若一张铺开的黑色织网。

谢蓁对上他深邃的双眼,她怔了几秒钟。

“怎么?这么看着本座,是想本座了?”

果然。

正经不过两秒钟。

谢蓁看到他放肆清狂的模样,想给他一拳。

“你以后还是把面具戴上吧。”她嘀咕道。

南宫胤不解,“怎么?你觉得本座不好看?”

“好看。”谢蓁很认真。

“那为什么还要戴面具?”南宫胤是真的不明白了。

谢蓁还没回答他,就听到他玩味地道:“哦……”

“你该不会是对本座的这张脸动心了吧?”

谢蓁义正言辞的否决,“你看我是那么肤浅的人么?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。”

“呵呵。”他唇角勾起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本座是不是可以理解成,你喜欢南宫胤那丑陋的脸,有趣的灵魂?”

他的语调里带着笑意。

谢蓁知道他是开玩笑的,但她的神色很严肃,“我已经同你说过很多次,南宫胤是我夫君,我不许任何人轻贱他。”

夫君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