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出了南宫胤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,谢蓁脸上的神色愈发的僵硬。

在南宫胤的注视下,她的手都不知道该往何处安放。

她不知道为什么,原本她和南宫薄只是在这里偶遇,又不是故意碰到的。

而且啊,她谢蓁又没做什么亏心事,行得正,坐得端。

可他的眼神给了她一种感觉,那就像是……仿佛她和南宫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有种被他抓奸的错觉?

谢蓁真想给自己一耳光,她真的是太会想了。

古怪而诡异的沉默里。

一行人就在门口对峙着,南宫薄率先出声:“七哥,我和皇嫂只是在此处偶遇,她对我有救命之恩,所以我请她喝了一杯薄酒。”

南宫薄主动解释了一番,他一看南宫胤这模样便觉得他有些误会了。

南宫胤直勾勾的盯着谢蓁,嘴角的弧度不断的扬起。

“是吗?原来只是请她吃饭啊。”

“正是如此。”南宫薄应道。

谢蓁咳嗽了一声,也开始说话,“对对!就是南宫薄说的这样。”

真的没有……其他的意思了。

她的声音,在他的目光里,越来越小。

南宫胤轻轻点了点头,懒洋洋地道:“既是如此,那本王知道了。”

“回去吧,本王还有要事在身。”他对谢蓁道。

南宫胤倒是很满意谢蓁的态度。

他本就知道她和南宫薄不会有什么,南宫薄的性情他比别人清楚。

只是有些吃味,以为她是第一个来找南宫薄分享好消息的人。

他还在王府里等着她回来呢。

这厮居然先和南宫薄去庆祝了。

也不算很严重的问题,看到她和南宫薄一起出现,他只是心中有些不舒服而已。

她解释了,他心中的情绪也就散了,没什么可不舒服的。

她这么紧张的解释,是担心他误会?还是害怕他误会?

这下谢蓁傻眼了,她嘀咕了一句,“要事?在酒楼来吃吃喝喝,也算是要事?”

她的声音很小,南宫胤还是听到了。

他不露痕迹地笑了,“阿薄,劳烦你送她回王府。”

“好。”南宫薄点头。

谢蓁觉得自己太怂了,忍不住看他一眼。

“不用让他送我,太麻烦他了。”

“我就在门口等你吧。”

她还要和他说自己以后准备出去坐诊的事,也不知道他会答应吗?还是会嫌她丢人现眼。

南宫薄和南宫胤都是一愣,南宫胤目光一深。

“等本王?”

“不能等王爷么?”谢蓁反问了回去。

他肆意一笑,脸上那狰狞的鬼怪面具也卸掉了阴森恐怖的感觉。

“乖。”

“你先回去,本王很快就回来。”

“你突然这么舍不得本王,让本王心里很感动。”

得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