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清秋她们被下人引到了后院的花厅里,今日是赏菊会,主题自然就是菊花了。

花园里,显然是谢无双精心布置过的,各种名贵的菊花都摆了出来,这一看就是下了血本的。

哪怕现在是秋天,可这园子里还是春色无边。

色彩斑斓的菊花,点缀着萧索的秋天,让人眼前一亮。

丛丛簇簇的菊花摆放在路边,以及园子里的架子上,有黄色,墨菊等等,形态千姿百态。

白如雪,红似火,黄色的菊如金一般闪闪发光,在阳光的照耀下流转着光芒,美丽又夺目。

当真是五彩缤纷,生意盎然。

谢蓁也是认识一些菊花的,最爱的是墨菊。

不过墨菊并没有几几盆,这应该就是稀罕的。

墨菊在一众开得正艳的菊花里,谢蓁一眼就看到了。

墨菊的颜色在其他五颜六色的菊花对比下,凝重而不失美丽,色泽浓而不重。

细长的花瓣一层一层的往外绽放,在阳光下傲然静立,美不胜收。

“看到了吗?这墨菊可是稀罕东西,宫里也没几盆,皇后倒是疼爱太子和侧妃啊,进宫去请安就给了这么好的赏赐。”

有人在议论,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皇后给谢侧妃这么好的赏赐,那位可就没那么幸运了。”

“一个土包子,还想奢望皇后的宠爱?自然是不可能的,她根本就不能和谢侧妃相提并论。”

“我要是她,我才不好意思来呢,来这里自取其辱吗?”

“你别说,她还真的来了,就在那儿呢,也不知道她是有什么勇气来这里。”

“就是,想不通侧妃为什么要邀请她来,她就是一个异类,这样的赏花会,我们都是要作诗弹曲的,她会什么?诗词歌赋?琴棋书画?”

“我看她只会种地啊。”

这话一说出来,那一群女眷便毫不掩饰的笑出来声。

几名女子凑到一起议论着谢蓁,谢蓁本是不想理她们的,但就是觉得心烦气躁。

诗词歌赋?

她会个屁。

琴棋书画?

更是不会。

她这个时候才想到,花会都是要拿出看家本领的,她注定是要沦为众人奚落的对象了。

早知道就不来了。

不过,她也很奇怪,既然赏菊会只邀请了女眷,谢无双为什么要把顾怀生邀请过来?

顾怀生可是外男。

谢蓁不再驻足听她们议论自己,去了凉亭里落座。

凉亭里摆了位置,糕点茶水,一应具有。

晋王妃正在吃糕点,见她过来了,忙笑道:“弟妹,你快来试试,这人的心思怎么这么巧妙,竟然还做了菊花糕,这糕倒是不错。”

“等会我要捎带些回去给我们王爷,我吃着味道不错,你要不要也带点?”

谢蓁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看南宫胤似乎不喜欢吃糕点。”

“不过,皇嫂你和大哥的感情是真的好。”谢蓁由衷的道。

晋王妃走到哪里都能想起晋王,可见这份心思,必定是夫妻情深。

晋王妃找个位置坐下,“你和老七的感情不好么?我看老七对你也是不错。”

“皇嫂你想多了。”谢蓁否决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