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胤是男人,再明白不过男人对女人是什么心思了。

所以顾怀生尽管掩藏得很好,他也觉察了一些敏感的点。

“草明听不懂王爷的话,自是将无忧当作妹妹。”顾怀生说。

南宫胤冷笑道:“这样就最好。”

“本王讨厌别人觊觎属于本王的东西,哪怕只是多看一眼,都不行!”

“你要说的话本王已经知道了,天色已晚了,本王就不让你留宿了。”

南宫胤挥手,下了逐客令。

顾怀生对谢蓁的关心超出了兄妹之间的界限。

他感觉到了。

所以瑶光身患痨病这个信息,对他来说是没有价值的。

因为他已经知道了。

这消息便是没用的了。

但他得到了另外一个对他更有用的消息,那就是顾怀生对谢蓁的不一样。

南宫胤心中有些吃味。

但他是不会承认的。

他本来就不可能喜欢谢蓁那样的人,他之前会说出那些话,可能是因为神志不清晰了。

而且。

大业未成,大仇没报,他不配谈儿女情长。

顾怀生脸色一僵,但还是用笑容来伪装自己。

“如此,那草民便告退了。”

顾怀生没有任何一丝的不满和恼怒,微笑着同南宫胤拱手,然后才离开了前厅。

他转头,脸上的神色就冷淡不已。

南宫胤。

太过自负的人,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……

若你胆敢让无忧受到分毫的伤害,我一定会拖着你下地狱。

其实,南宫胤并不是他的敌人,南宫诀才是。

但,他很清楚,如果南宫胤一旦得势,登上了至尊宝座。

他就更不可能得到无忧了。

他们才是真正的没有以后了。

这一世,他要大权在握,心爱之人在也伴在身侧。

但他现在无权无势,他不想和许家那些人同流合污。

他要为自己找到新的靠山,把那靠山当作跳板。

只有这样,才能更快的获得权利,拥有势力。

此时,一个人浮现出了脑海。

左贵妃的长子,当今的三王爷,端王就不错。

端王虽然是左贵妃的儿子,左贵妃飞扬跋扈,无视中宫,但就是受宠。

不过端王和左贵妃不一样,年纪不大,却磊落正直,唯一不好的,便是同如今的左丞相一样,不懂得变通,刻板古板了一些。

可他军功赫赫也是真的。

眼前所有的困惑因为这个人迎刃而解。

南宫临。

再过不久应该就要回来了,毕竟寒王回京之后,东海国的公主便要来大周朝挑选夫君和亲。

而文帝未曾娶妃的儿子就那么几个,太子早就有了准太子妃。

一位端王,一位六王爷,南宫诀。

就只有他们拿得出手!

不过啊,东海国公主来和亲,所有人都以为文帝会把公主嫁给端王,而不是那个罪妃之子!

如今想来。

那才是热闹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