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胤想错了,谢蓁回门的目的,一是为了打脸谢无双,二却是冲着他的脸去的。

她想试试,如果她揭开他的面具,她脑子里的芯片会否出现治脸的伤药呢?

如果真的可以,那她就不用日日提心吊胆了。

然而,想象是美好的,现实却是残忍的。

她连南宫胤的身都近不了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无功而返的时候,将军府的下人来请她。

“大小姐,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见。”

这下人听说了谢蓁已经不傻了,而且还成为了王妃,以前看不起这个傻子,现在别提有多尊敬。

老夫人?

谢蓁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。

她心中一暖。

要说这谢家人都不是好东西,但老夫人却是另外的。

老夫人是她的亲祖母,也是这谢家唯一对她好的一个存在。

谢蓁只是犹豫了一会,就转头和南宫胤道:“王爷,我去去就回。”

她说完就走。

南宫胤坐在椅子上,神色淡淡。

他答应她走了吗?

这个女人倒是胆子大。

“你去跟着王妃。”

南宫胤吩咐清风。

“属下这就去。”清风自然是明白他的用意。

将军府比南宫胤的七王府还要宽阔豪华,各种名贵的花草树木皆有,一点都不像是武将的府邸,反而充满了温柔气息。

这都是谢将军宠爱谢无双,所以种的这些植物,都是谢无双所喜爱的。

谢蓁看了眼睛酸,这叫什么待遇?

亲生的比不过养女。

穿过花园回廊,下人带着她来到了一处古朴的庭院前。

还没走进去,便听到轮椅碾压过地面的声音。

谢蓁抬脚跨过台阶走进去。

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坐在轮椅上,头发挽得干净利落,雪白的发丝里插着一根碧绿的玉簪。

她的身后站着一个老嬷嬷。

“老夫人,很快您就能见到小姐了,您不要急。”

“老身这是高兴啊。”老夫人满是皱眉的脸洋溢着止不住的笑意。

她已经年迈,但是却慧眼如炬,而且身上是沙场战将有的气场,带着一股通透和坦荡。

“我们谢家总算是有一个像样的子孙了!”

老夫人声音粗哑,“你不知道,老身盼这一天盼了多久。”

“您还高兴?”老嬷嬷语重心长地道,“小姐可是拿着匕首刺伤了宝月阁的那位,差点就被夫人问罪了。”

老夫人冷哼一声,眼中折射出杀气。

“问罪?”

“老身看大房是被鬼迷了心窍,那位一看就不是我们谢家的种!”

“这一刀刺得好!够狂够嚣张,有老身当年的风范。”

“要是老身的腿没有废,老身非得举荐她入军营去。”

谢蓁穿过树木走出去,听到这些话,她心中说不激动是假的。

谢老夫人活得通透无比。

“不怕事的小混蛋来了!”老夫人扭头看到了谢蓁,嘴上笑骂着,眼底尽是满意。

谢蓁恭恭敬敬的给老夫人行礼。

老夫人道:“小混蛋,过来。”

“老夫人。”谢蓁走了过去。

“啪!”

老夫人一巴掌拍她的手上,这一巴掌力气很大,谢蓁的手都被打红了。

“还叫老夫人?老身就当不起你的一声祖母吗?”

老夫人不满意地说,“你娘是个心盲眼瞎的。”

谢蓁想鼓掌,老夫人说得真对。

谢夫人的确是个心盲眼瞎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