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背靠着他,看不到他的脸色。

别说是背靠着,就是面对面,他戴着面具,她也无法探知他此时的面色。

她努力压制住胸腔里的血腥气,颤抖道:“不……”

“不是你休了我……”

“而是和离。”

她咬字很是清晰。

她又没犯错,为什么要被休?而且她身为一个现代人,自然是不可能接受这么不公平的解决办法。

在现代婚姻关系破裂,那叫离婚,也不叫休。

南宫胤依旧稳稳的扣着茶杯,听到她的回答,他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你还要和本王和离?”

“就因为这一次,本王没有救你?”

谢蓁气不打一处来,本就不对他抱着什么希望,所以也不在乎,但是他凭什么这么理所当然的觉得她还在闹脾气?

他知道不知道,如果他不救她,她又没办法救自己的话。

她立刻就会成为一具尸体,凭什么他一点歉意都没有?

谢蓁就是咽不下这一口气,明明自己什么都明白。

说好的合作伙伴,还是战友的关系,说放弃就放弃,养一条狗也不带这样的吧?

啊呸,她是疯了吗?为什么要把自己和一条狗比较?

她可是人!

她一定是被气疯了。

她也知道没什么好生气的,但就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,就是感觉到……很愤怒,很失望。

如果朋友之交,也这么轻易的舍弃对方——

她的眼底陡然就蒙上了一层湿润的泪意。

“不是。”

谢蓁强行为自己辩解,“我怎么敢和王爷你生气呢?我的命算什么?当然比不过王爷你的计划。”

“我对于王爷而言,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。”

“所以王爷你还是快放开我吧,我可以自己喝水,我也不好欠你的人情。”

谢蓁话里都带着浓重的疏离感,她的身子很痛,要不是太痛了,她早就推开他了。

她正是因为自己做不到,所以才只能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决心。

南宫胤非但没有松开她,反而扣紧了一些,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

这么一来。

她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膛,严丝合缝的,没有一丝的缝隙。

他们,宛若一体。

他身上的清冷香气再次袭来,这一次谢蓁闻得清楚,有点像是松香。

“王爷,药好了,王妃该喝药了!”

素心在门外大声道。

“进来。”南宫胤神色尽数敛去,冰冰冷冷的模样,不可高攀,却又是那么的犀利孤傲。

素心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,端着熬好的药走进来。

“王爷,奴婢来伺候王妃喝药吧。”素心忍不住道。

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,气氛怪怪的。

“不必。”南宫胤冷言,“本王亲自喂她。”

谢蓁大脑又是一片空白。

很快,她反应过来,她逃也似的推开他。

她也生气了,强忍着手臂的疼痛,道:“谁要你喂药了?我自己喝就是,你可是王爷,我不敢高攀你。”

“还请王爷记得我们的合作关系,不要超出界限了!”

谢蓁总觉得心里膈应得慌,总的来说,她自认为自己对南宫胤还算不错吧?

他居然在生死关头要舍弃她!

哎,这没心肝的男人,还是躲远一点好了。

她惹不起。

谢蓁不顾手臂钻心一样的刺疼,憋着一口气推开他。

谁料,她的手太痛,没推开稳如磐石的他,倒是一个重心不稳,把自己给摔下了床榻去!

“啊!”

谢蓁身体失重,惊叫一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