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哎哟。”

谢满愿捂着被撞红的鼻子抬头。

只是一眼,她就被眼前的人惊艳。

来人一袭艳丽非凡的红衣,一头雪白的长发迎风飘舞,一双桃花眼里流淌着风流和邪魅。

他手中,还轻轻摇着折扇。

不是东方镜,又是谁?

谢满愿看着俊美阴柔的东方镜,小脸一红。

“对不起,东方先生。”

“做什么喊得那么老?”东方镜悠然笑道,手里的折扇轻叩谢满愿的脑袋。

谢满愿再次捂着微疼的脑袋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。

“去给谢蓁把脉。”冷不丁的,南宫胤冰冷的嗓音打破了安静。

谢满愿这才看到一身气质高贵的南宫胤。

她嗫嚅道:“王爷,蓁蓁醒了。”

其实,谢蓁是姐姐,但是谢满愿偏偏就喜欢叫蓁蓁,而不是姐姐。

她总觉得,叫姐姐很虚伪。

就好比谢无双,一口一个姐姐妹妹,实际上呢?

一肚子坏水!

“嗯。”南宫胤冷淡的应声。

他和笑容满面的东方镜不同,东方镜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,但是平易近人。

南宫胤久经沙场,再加上为人性格孤僻怪异,而且还带着鬼面具,所以煞气十足,让人从心底里害怕。

谢满愿不敢和南宫胤正面对视,竟是下意识的向东方镜的方向挪动了步伐。

东方镜出言道:“南宫胤,你看看你,你把小姑娘都吓到了。”

“你就不能怜香惜玉一点?”

“你废话真多。”他并不喜欢废话,衣衫一动,长腿迈进了房屋里,端的便是沉稳大气。

南宫胤走入房间里,东方镜和谢满愿紧随其后。

老夫人给南宫胤让开位置,南宫胤阻止了。

老夫人再次坐下去,握着谢蓁冰冷的小手。

“蓁蓁,你放心,祖母一定不会让你无辜受伤,谁敢伤你就是和谢家做对,祖母会让你父亲好好去调查一番。”

“叫老身查出来了,老身一定不放过他。”

老夫人这话也是对着南宫胤说的,她也大概可以猜到是谁对谢蓁下手的。

谢蓁中毒,都是因为南宫胤。

但是南宫胤并不想和许家交换解药,这分明就是要看着她的孙女去死。

老夫人对南宫胤很不满,说话也带着讽刺的意味。

这便是告诉南宫胤,不管是许家,还是他,她谁都不会放过的。

“老夫人。”

南宫胤道了一声,“这一次是本王没有保护好谢蓁。”

他这算是认错了,给老夫人一个交代。

事实上,他贵为王爷,大可以不必这么做的。

但是……

他很羡慕谢蓁,谢蓁至少还有这么关心她的老夫人,他便忍不住给了她一个态度。

其实比起谢蓁来,他比谢蓁还要孤独,他只是孑然一身,什么都不曾拥有。

谢蓁所获得的亲情,是他最渴望的东西。

谢蓁虽然不满南宫胤不肯用许世光去换自己的解药,但是她觉得南宫胤会有这个选择也是正常的。

南宫胤又不是她的谁,他凭什么要为她的生命而放弃什么呢?

她看得清楚自己的位置,所以也就不那么介意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