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他意识到这个感觉之后,心中只有讥讽。

他的父皇和母后利用他,拿他当作棋子。

他一心把她当作棋子,一个棋子却来关心他这个主人。

南宫胤觉得有些东西,似乎是在冥冥之中颠倒了。

他敛去眉宇之间的神色,态度十分的冷淡。

但他说的话,却像是有了温度。

“你管好你自己。”

又是这样一句冷冰冰的话。

谢蓁都习惯了,所以她一点都没泄气。

她松开他的衣袖,“你这个人,知道什么叫做关心么?”

“对于每个要关心你的人,你都这样的态度么?”

她的话,他像是没听到。

南宫胤转过身便走,留给她他的背影。

“不需要。”

“本王从不需要。”

“收起你的怜悯,不要以为自己真的就是观音菩萨了。”

谢蓁无奈至极。

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是怜悯他了?

皇室里的人,是不是自尊心都很严重?都这么的要强呢?

人家不领情,谢蓁也没办法,像跟屁虫一样跟着他往外走。

她想,可能是许皇后说了什么,他心底不开心了。

也罢。

她身为一个医生,一个二十二世纪的新女性,她不和他计较。

不过谢蓁也想不通啊。

南宫胤也是亲生的,为什么许皇后对他的态度是这样的呢?

南宫胤就算再毁容中毒,失去了文帝的宠爱,那也比废物草包南宫闵好吧?

最重要的,南宫胤是为了救皇后才会变成这个不人不鬼的模样。

皇后难道不应该更加疼爱这么孝顺的儿子吗?

这不对劲啊。

实在是太不对劲了,亲生母子搞得和仇人一样。

也不能全怪罪许皇后一个人,文帝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她愁啊。

文帝的意思是不许她医治南宫薄,如果太后问起来,都要推辞说自己不行。

可南宫薄一个病秧子,又是哪里触碰到了文帝的利益呢?

文帝不是那么的器重寒王吗?这可是他的亲弟弟。

谢蓁不禁想起了那个慈眉善目的太后娘娘,她知道文帝这些心思么?

其实人老了,想要得到的就很少很少了,所要的不过是子孙平安。

皇太后心中并没有什么皇权政-治,只知道南宫薄是她的孙儿。

这份慈悲心肠,她真的不想辜负。

而且她是一个医生,能救人却故意不救,那还是什么医生?那她就不配这个称呼了。

南宫胤的心情不好,谢蓁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了,她沉默的坐在马车里。

她本来以为南宫胤今天是不会开口说话了,不料南宫胤却对她说:“上次本要带你出去,因为疯马的事情耽搁了。”

“现在,你想去哪儿?”

谢蓁受宠若惊,“你是在问我?”

他抿唇,“这里还有第三个人?”

谢蓁左看右看,倒是没有第三个人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但这惊喜是不是来得太快了?

就算不去济世堂,她也想去其他地方看看,好歹要见识一下古代的风光。

“我要去——”

“清风,驾马车去拾翠阁。”南宫胤并不想听她说去哪里,自顾自的吩咐人。

谢蓁傻了,“不是要问我去哪里吗?”

“拾翠阁?那是什么地方?”

他到底懂不懂尊重人?

南宫胤斜靠着马车,懒洋洋的看她一眼。

他的眸光扫过的,是她空荡荡的发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