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太后寿宴这些天,谢蓁除了出府去给老夫人看病,打点滴之外,她去济世堂晃悠了几圈。

掌柜的告诉她,她之前给的那一张药方还没有研制出药丸来。

药丸一天没有研制出来,就不能拿出去救人,也不能用来缓解寒王府人的病痛。

济世堂没有收益,自然她也就分不到钱的。

她比济世堂的人都还要着急,不会他们制造不出来这药吧?

如果是这样,她就得采取另外一个办法。

她要是能见到病人,芯片会自动给予反应的,到时候就有现成的药了。

但是问题来了,她怎么能有机会看到寒王府的人呢?

就算看到了,寒王府的世子爷和王妃会愿意服药吗?

说不定到时候还觉得她是庸医!

她真心不满意脑子里的芯片,bug就是必须要看到病人才能出库药。

要是她想要什么就来什么,那就太好了。

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,目前也解决不了。

济世堂制作药没有进展,她就彻底安心在王府里练字了。

南宫胤还真的说到做到,基本上每天都来监督她练字。

虽说写得手腕酸痛,但唯一的好处就是有饭吃了,而且待遇还不差。

她想想就忍了。

历时整整半个月,她的寿礼才完成。

太后的寿宴很快就到了。

寿宴这天,他们一大早就要进宫去给太后请安,不过寿宴是在晚上。

这是谢蓁第二次进宫。

王府大门口,她以为只有她和南宫胤两个人去,未曾料到的是马车里还多坐了一个人。

那人一袭正红色的华丽宫装,交领的形制衬得她的脖颈纤长如玉。

发髻是繁复的高髻,发髻里斜插着金色的步摇,和她的衣服相映成辉。

最特别的,是她的额头画了花钿。

不是别人,正是和谢蓁有过节的瑶光夫人。

她穿得很是华丽端庄,她本就长得明艳漂亮,这么一刻意打扮,更是让满室生光。

美人,她是属于那种张扬的美人。

谢蓁看了看自己浅紫色轻纱的芙蓉花长裙,很普通。

的确很普通。

瑶光是妾侍,却穿着王妃才能穿的大红色。

这摆明是在打她的脸。

素心在她的耳边嘀咕。

“王妃,奴婢就说了让您盛装打扮吧,您非得……”

谢蓁拍了拍素心的肩膀,“无事。”

“素心,你要记得一句话,并不是穿什么衣服就是什么人。”

“我即便不穿得华丽贵重,我依旧是七王妃,无人会因为我穿得朴素而看轻我。”

这话给了马车里的瑶光夫人一个警钟。

穿得华丽不见得就是王妃,穿得不好,不代表她就不是王妃了。

这是一个很浅显易懂的道理,只有在乎身份的人才会那么精心的打扮。

谢蓁她不在乎,所以能坦然处之。

而且,她进宫是去完成任务的,穿那么惹人注目看什么?

瑶光夫人是个美人,一颦一笑都是风情万种。

这原主的五官虽然也不差,明眸皓齿,面庞清丽而雅致,虽然不是那么张扬的美丽,但是眉宇之间却带着坚毅和英气。

也不差吧。

虽然是逊色了一点。

瑶光夫人也听到了这些话,她微微捏紧了手帕。

“还请王妃恕罪,妾身受太上皇召见,所以要早些入宫了。”

“不能下来给王妃行礼了。”

她面上扬着轻柔的笑容,和那次在荒院里的她判若两人。

谢蓁真是想给她鼓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